澳门js全球唯一官方网站-最新网站

澳门js全球唯一官方网站 > 国际 > 哈方否认“不明肺炎”,但中亚新冠情况真的很谜

哈方否认“不明肺炎”,但中亚新冠情况真的很谜

7月9日,有媒体报道哈萨克斯坦国内正在流行一种致死率高于新冠的“不明肺炎”,次日该国卫生部否认此事,称病原体不明,但“99.9%是一种新冠病毒”。WHO也在周五表示,该肺炎病例可能是新冠,但对其他病毒的可能性也“抱有开放态度”。

世界卫生组织紧急卫生项目实行主任迈克尔·瑞安博士

“不明肺炎”大概率是新冠,似乎让人松一口气。但其实并不乐观:这恰恰说明了哈国新冠检测能力不足,而疫情的真实情况比统计数据更为严重。

哈萨克疫情处于失控边缘

根据哈萨克斯坦驻华大使馆7月10日在微博上的回应,“不明肺炎”病例很可能是肺部呈毛玻璃状,出现典型新冠肺炎症状,但实验室结果无法确诊。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武汉爆发疫情初期时的状况,因检测能力有限,大量病例无法得到确诊。

此前,哈国的疫情看上去已经得到了控制,该国政府在5月11日宣布解封。但好事不久,6月9日开始,哈国确诊曲线逐步攀升,7月1日的单日确诊量接近两万例。6月18日,哈国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核酸检测呈阳性,在7月2日检测转阴性。截至7月10日,哈萨克斯坦目前确诊总数为54,747例,较前日增长1,726例,死亡总数为264例。

哈国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

而实际状况可能更糟。仅6月29日至7月5日这一周,哈国登记确诊肺炎的数字为32,083例,同比增长29576例,其中仅9,402例确诊为新冠病例。如果这些病例都是未能检测确诊的新冠病例,那么哈国的新冠确诊数量可能还要翻两倍。

哈国卫生部长阿列克谢·崔承认,实际情况比统计数字更为严重。

阿拉木图在这一次疫情爆发期成为重灾区:过去一个月内该市肺炎和呼吸道急性感染病例数增加了五倍,尽管已经开设了新的定点医院,床位仍在短期内被占满。

7月10日,阿拉木图州总防疫师凯拉特·拜木哈姆别托夫因感染肺炎去世,而哈国内新增确诊比例仍达到3.3%,疫情仍处于失控边缘。

乌兹别克、吉尔吉斯:抗疫仍艰难

不只有哈萨克斯坦,中亚五国在防疫这件事上都很迷。

与哈萨克斯坦同样,中亚人口数量最多的国家乌兹别克斯坦也将在7月10日开始第二次封锁,尽管第一波期间乌兹别克斯坦疫情控制尚算有效,但自6月15日宣布放松限制以来,乌国在六月底再次出现病例迅速增长,政府因此决定重启封锁。

目前,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确诊病例数第二高的国家,仅次于哈萨克斯坦,截至7月10日,该国确诊病例已达12,027例,其中死亡病例54例,单日新增确诊数量达到创纪录的598例。

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理卓奥玛尔特·奥托尔巴耶夫(Djoomart Otorbaev)在《曼谷邮报》的文章中称,他的儿子从欧洲回吉后接受了五天的集中隔离,隔离地点秩序非常混乱。集中隔离结束后,儿子仅被安排居家隔离。他听说在同一批集中隔离的人中,至少有一个人的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但也并未得知其他人的情况。

截至7月10日,吉国确诊总数达到了9,358例

早在今年1月27日,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就提出了警告,但在出现了第一例确诊后的最初一个半月里,该国政府政府并没有实施相关措施。在今年的3月12日,大批前往麦加朝圣的吉国公民开始回国,但到18日才有人接受检测,结果的确查出有人已感染。反应速度滞后,使得当局错过了最佳的防控时机。

截至7月10日,吉国确诊总数达到了9,358例。吉国的卫生部长Sabirjan Abdikarimov被确诊为肺炎,他的一名代表Nurbolot Usonbaev则被确诊感染新冠。但由于检测能力不足,大部分肺炎患者被诊断为“非典型性肺炎”。

有报道称,吉国首都比什凯克目前不仅出现医院超负荷运转,连为新冠疫情开设的临时医院也已经没有床位,已出现多例重症患者无法入院接受治疗的情况,医疗设备如呼吸机、防护服等物资严重不足,医疗挤兑迫在眉睫。

塔吉克、土库曼:数据迷局

相比于前面三个国家,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数据就不那么透明了。

截至6月26日,塔吉克斯坦的官方确诊数字为5,691例,死亡人数为52例。但是,根据当地激进分子的报告,塔吉克斯坦死于COVID-19的人数为437例。一些家庭成员称,去世的亲属有明显的新冠症状,但医院记录的死因只是肺炎。

而回顾疫情发展走向,迟至4月30日塔吉克斯坦才终于承认境内有15例确诊,当时距离世卫组织访问团到访只有几个小时。

土库曼斯坦最初干脆拒绝了世界卫生组织(WHO)代表团的访问,直到7月6日,WHO的访问才得以成行。7月8日,土耳其驻土库曼首都阿什哈巴德大使馆的宗教顾问Kemal Uckun因感染肺炎死亡,一名总统顾问Yagshigeldy Kakaev也因感染肺炎去世。但土库曼斯坦官方坚称,该国没有新冠病例。这也是中亚地区唯一一个尚未正式登记新冠病例的国家。

世界卫生组织代表团准备前往土库曼斯坦/Twitter

虽然土国一直否认国内新冠确诊病例的存在,但其在国际上饱受质疑。早在4月16日,美驻土大使馆就质疑了土政府的瞒报行为。5月,自由电台等媒体报道,政府似有秘密转移病例的行为,并且首都死亡人数显著增加。6月土库曼斯坦纪事报报道,俄罗斯彼尔姆州有19名土公民确诊,还有45名土籍函授学生因疫情滞留在白俄罗斯。土国政府对上述相关报道尚未作出回应。

新冠肆虐全球时,土国内部倒没有太多限制。4月土国举行了大型体育赛事和赛马节,5月大量未佩戴口罩的群众前往清真寺庆祝开斋节,6月居民仍可正常参加聚集性社会活动。土政府官方强调该国防疫措施得当,称美大使馆是在歪曲事实。多个信息复杂矛盾,一时间真假难辨。

中亚地区新冠病毒检测能力不足,检测数量少,恐将新冠与一般肺炎混为一谈;再加上有的国家资讯自由程度低,对媒体和记者进行打压,存在瞒报不报的情况。而实际上升的数字,和不断被确诊的高级官员,都体现了新冠病毒正在中亚蔓延时。

(文/李晓暖 责编/张希蓓)


【版权声明】本文由#树木计划#编辑【世界说】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rticle/2920143.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