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js全球唯一官方网站-最新网站

澳门js全球唯一官方网站 > 旅游 > 西部休闲游之十|森林徒步 海滩捡“钱”

西部休闲游之十|森林徒步 海滩捡“钱”

*第十天*

时间2020年7月9日

地点贝尔费尔Mission Creek Trailhead和Lynnwood海滩

今天的行程就打算在住家附近转转,所以不需要很匆忙。

吃过早饭,就把手提电脑搬到院子里。没想到穿着加绒的外套还嫌冷,最后把美人鱼毯子穿上了。毯子是住家提供的,漂亮、实用,美人鱼的尾巴能包住两只光脚保暖,很有创意。周二是夏季学期最后一节语音矫正训练课,我开始给佩斯大学的语言和听力中心的教授和学生写感谢信。我分别写了三封邮件,一封给我的学生老师和引导教授,一封给女儿的学生老师和引导教授,另一封给协调安排矫正语音课程的教授。语音矫正训练课一周一次40分钟,是该专业的学生实践课,通常一对一或一对二训练,但疫情期间转为网络上课时,变为二对一,加上教授的引导,成三对一,这种师生比太给力了。而且这个项目是向社会开放的,即使我离开了佩斯,仍能继续接受训练,对我的英语发音和语言应用都帮助很大,让我很感谢教授和学生教师们。现在,我也习惯了美国学问,要把自己的谢意说出来。

T先生则在准备新学期的课程设计,他看到所在国内大学的行事历上显示,今年国庆假日从周四开始到下周四结束。国庆节休3天,端午节休1天,前后两个周末4天调整加一起,就成为一个8天的超长假期,这样的假期安排颇受国人欢迎,但身为美国人的T先生却觉得太怪异了。他说明说,美国通常是哪一天节日就只休哪一天。如果节日刚好是周六,就加周五休息;如果节日是周日,就加周一休息;而节日如果是周二,则周二休息,他们不习惯将周末时间改为工作以延长假期时间。通常的做法是,如果想要一个长假期,就根据个人意愿,把私人年假和法定假日拼一起,而不是全国统一的长假。


上午10点钟左右,大家出发去Mission Creek Trailhead徒步,地点很近,开车两三分钟就到了。因为徒步道平坦,而且基本在树林中,所以大家什么都没有带,只是换一双适合走路的鞋。停车场张贴着徒步线路图,有好多条线路可供选择,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和体力可长可短。T先生和他的女儿K小姐研究了下地图,确定了大家的行走线路,大概走2.5英里,相当于5公里。


一进徒步道,就有母女俩人牵着一只大狗出来,大狗一定要伸长脖子让大家每人都摸摸它才肯走,也算是大家的交接仪式吧。刚开始,放眼望去是大片的荒草地,草有半人高,黄色蒲公英花和白色种子球摇曳,雏菊灿然绽放,有着荒野之“美”。当然被酷爱自然的T先生又一次称为“ugly”(丑陋)。确实,伐木后的森林大地上,只剩下大大的树墩,小小的幼树湮没在恣意生长的野草中几乎看不到。砍掉一棵大树容易,而让小树长成大树却要等上几十年的时光。


脚下是黄土小径,时有大小石块。T先生说,在温州登山,大部分是石板路台阶或是木栈道供人行走,但美国的徒步道都是这样自然原始。离开伐木区,景致马上截然不同,高大的松树笔直地冲向天空,大树蔽日,挤掉了野草的生存空间,树下的灌木也变得矮小,蒲公英和雏菊不见了踪影。听到流水的潺潺声,问,是否附近有溪流?答:不是水声,而是风声。风过松林,如海涛呼啸,汉语中“松涛”这词恰到、精妙。


眼前的景致在不停地变化着,有时大家身处整片高大的松林中,有时一边是郁郁葱葱的松林,一边是荒草地,有时置身于矮小的树林中,阳光得以穿透林间,花儿也间或生长着,小径变得五彩缤纷起来。脚下的路也时宽时窄,时而石头硌脚,时而尘土飞扬,时而砂石打滑。大部分时间大家都静默着,只听到鸟鸣、松涛,和大家“沙沙沙”的脚步声,完全忘却自我,这就是徒步森林的奇妙经历吧。


K小姐也有一双鹰眼(eagle eyes),常常能发现有趣的东西。“瞧,一寸虫(inch worm)!”粗大的树干上,一条绿绿的一寸虫正伸缩着身体爬行着,一缩,将身体折叠成一半,再一伸,已在一寸之远。一寸虫是仿生昆虫,身体颜色和形状都很像大树上附着的一段藤蔓,伪装得相当好。女儿小时候,我给她读过绘本故事《一寸虫》,因而倍觉亲切。不过,看到小小的虫子,一伸一缩,缓慢而坚定地前行,在这个庞大的森林里活出自己的世界,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一寸虫


蓝色的蜻蜓、桔色的瓢虫、像黑木耳的蘑菇等等,都在K小姐的扫视范围内。还有蛇,幸好我没有看到。不过,T先生说,华盛顿州的蛇都是没有毒的,让我放了心。K小姐仅比大家早到两天,却非常熟练地给大家导览了附近的州立公园,这个徒步线路她也是第一次走,仅靠拍下的入口地图照片和非常简单的路边标记作参考。正当我开始产生大家是否迷路的担忧时,她已成功带大家走回了起点。


离开森林,大家还带走一个疑问?为什么在伐木区内,有些树幸运地逃过刀斧之灾?它们的身上都有一个蓝圈印迹,这代表什么?回去我查了GOOGLE,但因为每个地方对树木的砍伐标记都不一样,所以还弄不明白。这也许是旅游的一大乐趣,见识到有趣而未知的世界。

下午三点钟,大家奔向海滩,离涨潮还早,可以有充分时间撒欢。这个海滩不同于大家以前去过的度假沙滩,有着软而细的沙子,一溜排开供阳光浴的躺椅,孩子们可以堆沙堡,玩各种海上运动和游戏。这是个砾石泥滩(gravel and mud beach),露出水面的地方,遍布牡蛎和各种蛤类螺类。牡蛎有着坚硬的外壳,当潮水退去被留在泥滩时,它们可以紧闭外壳,等待下一次的潮涨。然而蛤类却没这么幸运,它们大多已被螃蟹或鸟以及其它动物吃掉了,只剩下白花花一片片贝壳。


走在泥滩上,拖鞋很容易陷在泥涂里,想抬脚,鞋子已被泥涂深深吸住,需要使劲才能拔出。于是,索性把拖鞋脱去,光脚踩在泥滩上,走起来就方便多了。泥浆软而光滑,一脚踩下去,就松软下陷,泥浆则调皮地从脚指间冒出来。

刚开始,我只看到各种蛤类贝壳,哪里有沙钱呢?T先生很快找到两个活沙钱,展示给大家看。活沙钱的颜色有黑褐色、深灰带点紫或带点绿,一面有细绒毛棘刺。如果不仔细,看不出它们在动,但是放在手心里,你会体会到毛棘刺蠕动产生“溜溜痒”的感觉。沙钱用这些毛棘刺挖沙,让身体埋到沙里。沙钱的背上还有漂亮的花纹,像五个花瓣,可以让海水进入身体,从而随着海浪一起动。活的沙钱是不允许带走的,玩了会儿,大家就把它们放回大海,所以只有死了的沙钱才能捡走。


活沙钱

带回纽约的沙钱


死沙钱则呈白色或是灰白色。当我熟悉了沙钱的形状后,仿佛一下子有了魔力,发现泥滩上到处都是,高兴地捡了一个又一个。但沙钱非常脆弱,稍微一挤压,就碎了,捡到完整漂亮的沙钱不容易,且一不小心又破了。回到海滩小屋,我把捡来的沙钱小心地摆在露台上晾晒,期待它们变干后能变坚硬牢固起来。后来我用厨房纸把它们包了好几层带回纽约,但最后还是碎了几个,好可惜。

晚饭是从酒店打包来的,很丰盛,有烤猪排、鸡翅和鸡腿,酱汁可选,还有一个覆盆子大黄派 (Raspberry Rhubarb Pie)。当我在手机里查出Rhubarb的意思是大黄时,吓了一大跳。难道美国人的肠胃这么好,直接吃泻药。后来才发现,药用大黄用的是根,而食用大黄吃的是杆,用食用大黄作派,也就是馅饼,在英美国家很流行。大黄杆口感酸酸的,吃起来爽脆,还有直接当水果吃的,也会做成沙拉。现烤的覆盆子大黄派端上来,看上去很诱人,外黄内红,外皮酥脆,但是尝尝馅,好酸啊。对美国饮食还是很不能理解,蔬菜他们要生着吃,水果却煮熟吃,奇怪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rticle/2946637.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