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js全球唯一官方网站-最新网站

澳门js全球唯一官方网站 > 财经 > 领益智造:亏7亿是被坑?携24亿利润借壳,是消费电子最大黑马?

领益智造:亏7亿是被坑?携24亿利润借壳,是消费电子最大黑马?


前几天,有读者问猛拍领益智造这家企业怎么样。这家企业也算是猛拍君的“老相识”了,本身业绩表现不错,奈何2017年借壳上市时误入江粉磁材,在壳的拖累下业绩暴雷股价大跌。所幸2019年的OLED概念捞了一把,之后又傍上5G和智能穿戴概念再上层楼。

领益智造历史坎坷,股价跌宕,基本面复杂。猛拍君今天就给大家解构一下这样一家误入烂壳深处的企业,是否存在价值挖掘的机会?


01 前期炒并购,后期炒概念

领益智造前身江粉磁材,2017年领益科技借壳后改名为领益智造。说起领益智造的历史股价,那一个个大起大落代表的是一场场炒作盛宴,总结下来,就是前期靠并购,后期靠概念。

2019年前,领益智造的股价走势靠的是一个个并购消息带来的股价炒作,资金离场后又跌回原样,比如2015年的帝晶和亮彩,比如2017年的领益。这三次起伏中,表现最为突出的就是2017年的领益借壳,股价从5元多翻两倍到10元左右,但随着18年业绩暴雷,股价又跌回3元以下。

前期的并购除了给领益智造带来了炒作并购的机会,并购所带来的业务,同样为领益后期的概念炒作提供了话题点。

2019年的领益走出大牛股的涨幅,先后凭借OLED和5G概念,股价从2.6元最高攀升到13.78元,涨幅接近5倍,而后随着疫情的到来跌到8.5。

2020年6月起与之前说的安洁科技类似,在消费电子复苏,智能穿戴大涨下,又借着狂欢般的资本市场,历经2个涨停,股价从9元涨到12元左右,然而随着热度下来,股价再次回到10元,底部的盈利盘筹码已经基本见底。

就这样一家炒作不断的企业,基本面表现又是如何?用小程序来检测一遍,排名一般,问题主要集中在现金流、商誉和存货这三点,翻译翻译,就是扩张并购,商誉过大,存货积压,可能减值。


02 从未停止的并购之路

领益智造2018年借壳前,上市企业叫江粉磁材,其前身为1975年成立的江门市粉末冶金厂,主要从事铁氧体磁性材料的生产、研发、制造和销售,产品用于汽车、计算机、家用电器等行业,是我国最大的电机用永磁铁氧体生产商。

虽然顶着全国最大的名声,却也经不住行业竞争激烈导致的利润下滑,自2011年上市后,毛利率4年下滑10个百分点,扣非净利润出现亏损,经营活动更是出现1.86亿缺口。简单来说就是啥都没干,做了四年慈善。

业绩连年下滑,主营业务收入毫无起色,索性赶上个好时代,那时正处于4G手机换机潮,管理层大手一挥进军消费电子,开始了资本并购。

2015年3月,江粉磁材发布公告,拟以发行股份和现金的方式,以15.5亿对价收购帝晶光电,其中9.8亿形成商誉,与联想等设备制造商达成合作,从而切入液晶显示赛道。

2015年到2017年实现净利润合计4.17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8.88%。但2017年开始业绩就有下滑趋势,2018年开始,帝晶光电彻底放飞自我,利润只剩3400万,2019年前10个月更是直接亏损1个亿。

除了帝晶光电,并购上头的江粉磁材,2015年9月再次公告,拟收购东方亮彩,一家拥有瑞士密克朗,日本森精等先进设备,为小米、金立等下游开发手机模具的高新技术企业。

这次的交易对价17.5亿,其中70%股份支付,剩下30%用定增的现金支付,形成商誉12.47亿,并给出了复合增速25%的业绩承诺。

可亮彩也是生不逢时,2017年,因为金立老板赌博输光了几十亿,资金链断裂,导致亮彩应收账款及存货出现减值损失,业绩承诺没有完成。

由于业绩承诺没有完成,2017年亮彩商誉减值2.7亿,但是这却一点儿都不影响江粉磁材2017年的利润。因为亮彩业绩承诺未完成还回来的股份并没有完成注销,躺在金融资产上,因着股价的变动,给企业带来了16亿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两下结合,江粉磁材的净利润非但没有减少,反倒是从2.5亿涨到14亿,实在是妙啊。

并购仿佛是刻在这家企业基因里的名词,即使是换了新的主人,也从未停止过并购的步伐:从2018年到2019年先后收购深圳诚悦丰、深圳合力通、Salcomp、绵阳维奇、绵阳伟联,涉及充电器、5G等领域,投资总金额接近10亿。

并购这东西,其实是有赌的成分,往好了说是企业在提前布局,赌对了好赛道和好企业,往坏了说就是经营策略冒失激进。


03 本是质地不错的领益

接连并购两家企业,净利润表面上看已经明显有好转。2017年4月,领益科技准备借江粉磁材上市,并签订了业绩承诺。2018年初完成借壳,实际控制人也由汪南东变更为曾芳勤。

领益科技,主要是做应用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消费电子产品的精密功能件,进入了苹果、HUAWEI、OPPO、VIVO等著名手机品牌厂商的供应链。

领益科技的业绩表现也是非常不错的,2017年到2019年每年的业绩承诺的完成率基本上都超过120%,一点儿都不费力。

而且领益科技的业绩增长,靠的是产品销量的提升,增长模式较为健康。其中2018年领益的销量增长6%,2019年销量增长11.71%,而毛利率也保持在相对稳定的水平。

而且打从领益科技借壳之后,企业的经营活动现金流有了非常大的改善,而这主要是得益于领益借壳之后企业本身挣钱能力的迅速提高。

04 但是被壳坑了

如果单看领益科技的业绩,那是绝对有可能走出一波大行情的,问题就出在江粉磁材的这个壳本身有着太多的负担。和其他减值上的坑比起来,帝晶和亮彩的业绩下滑和亏算,反而不是什么大事儿了。

先说2018年,江粉磁材首当其冲,大宗商品贸易业务预付款计提坏账准备9.5亿,东方亮彩对金立计提应收账款坏账2亿,江粉磁材及其早期并购标的的商誉减值3亿,总共影响14亿。再说2019年,江粉磁材商誉减值6.6亿,江粉磁材早前并购标的固定资产减值损失3亿,总共影响10亿。

这谁家的业绩都不是大风刮来的,面对这种拖累,当然是早甩掉早好,所以从2019年开始,领益智造陆续处置帝晶、江粉高科等企业。可是即使是处置掉了一部分拖油瓶,依然有不小的风险留在了企业的内部。

首先就是企业的商誉,即使是前期进行了多次的商誉减值,但账上还有17亿的商誉,其中江粉磁材9.5亿,新并的Salcomp7亿,这都是没有业绩对赌的,如果全部减掉,净利润的94%就没有了。

其次是企业越转越慢的存货。借壳之后,领益智造的存货周转非但没有转得更快,反而越转越慢,存货周转率从2017年的10下降到2018年的9.6再到2019年的6,下滑十分迅速,而这里面领益自己本身和江粉都逃脱不了责任。在智能手机市场饱和的大背景下,并不存在囤货惜售的情况,只意味着存货越积越多,反映的是滞销。

再有是企业的债务增长快。本身江粉的借款就不少,领益智造借壳后,依然保持一定的扩张速度,5年累计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间有大约10亿的资金缺口,自然就需要通过借款解决。企业资产有息负债率从2018年的19%提高到2019年的24%,有息负债达到60亿,而这其中,还有对帝晶8.3亿的担保,直到2020年7月,对帝晶的担保还剩4.8亿。

总结来看,领益科技本身质地还算不错,如果只考虑领益科技的业绩,现在的市盈率刚刚30倍,算是中游水平。

其实对领益智造的投资逻辑,就是看中了5G换机潮所带来的业绩爆发机会,并在产业链中进行优选。而领益智造虽然自身不错,但借的壳遗留了不少的历史问题,导致企业存在高商誉、存货周转慢、债务快速增长等风险。

所以是否选择领益确实可以更加慎重。

请点关注,防止迷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rticle/2947289.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