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js全球唯一官方网站-最新网站

澳门js全球唯一官方网站 > 财经 > 能好好养牛偏要做传媒,天山生物24亿引狼入室,连亏两年即将戴帽

能好好养牛偏要做传媒,天山生物24亿引狼入室,连亏两年即将戴帽

文 | AI财经社冯圆圆

编 | 鹿鸣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7月30日晚间,天山生物再度对其因信息披露违规而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作出提示性公告。截至目前,该案件尚无定论。

追本溯源,天山生物的这起信息披露违规案件,源自其2017年的一起跨行业并购。原本想借收购扩展新利润增长点的天山生物,却意外陷入了合同造假的案件纠纷当中。

资料显示,天山生物的主要业务为种牛、奶牛的养殖、销售和进出口;种羊的养殖、销售和进出口;冻精、胚胎的生产、销售和进出口;生鲜牛乳的收购和销售;饲料种植、加工和销售;肉类的销售和进出口业务;相关畜牧科技咨询、技术服务等。

天山生物,成立于 2003年6月18日,全称新疆天山畜牧生物工程股份有限企业 ,于2012年4月25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

作为A股首家畜牧“种子”企业,天山生物曾在招股书中称自己是“我国最大的牛品种改良产品及服务提供商之一”,数据显示,其2010 年在农业部良种补贴项目牛冻精产品市场份额达到 10.5%。

事实上,2012年上市成功的天山生物,在盈利的这条道路上日渐下行。

7月21日晚间,天山生物曾公告表示,出售企业777头存栏母牛,交易价款合计1376万元。对于出售原因,天山生物在公告中表示存栏母牛出售后,企业将调整种公牛培育方式;同时能够进一步优化资产结构,提高资产运营效率。

天山生物的这份说明合情合理,深谙A股市场公告话术,但是作为农牧饲渔行业的天山生物,牛可谓是其核心资产,如此一想不免令人唏嘘。

“食物链”顶端的失败者

上市的前五年,天山生物的营业收入一直保持着增长的态势,从2012年的8200万元增加到2016年的3.75亿元;从2017年开始,天山生物的营业收入开始出现下滑态势,2017年至2019年,天山生物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95亿元、1.05亿元及2.29亿元,相较于2016年的3.75亿元,近乎腰斩。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2年至2019年,天山生物的净利润却整体呈现下滑态势,2012年尚且实现净利润1908万元,而截至2019年度,天山生物实现净利润仅为-6005万元,其中亏损最多年份竟高达19.46亿元。

有趣的是,在2012年至2016年天山生物的营业收入呈现增长态势的同时,其净利润却没有呈现与营业收入相匹配的趋势,从2012年实现的1908万元下滑至2016年亏损1.83亿元。

从产业链来看,天山生物所处的畜牧良种繁育行业,可以说是畜牧业产业链的最顶端,然而天山生物的业绩却并没体现出其“食物链”顶端应有的姿态。

事实上,从近年来的数据上可以看出,天山生物由盈转亏的转折点在2014年,而翻阅天山生物的公告可以发现,2014年天山生物开启了“大肉牛战略”。

都是“肉牛”的锅?

2014年,天上生物官宣开启“大肉牛”战略,决定以牛育种为基础,向种牛进口冻精推广及服务、种羊育种和肉牛繁育、养殖、育肥、屠宰加工及精细分割的完整产业链延伸。

为了开启“大肉牛”战略,截至2017年,天山生物通过一系列的并购活动,最终形成了几大业务:育种、种畜推广、肉产品销售及境外企业经营。

摊子铺的虽然大,但是经营状况却不好。截至2019年底,天生生物参股或控股的企业中大都亏损。

据天山生物2019年财报披露,天山生物主要参股的7家企业中,仅有两家实现盈利,其中,呼图壁县天山农牧科技发展有限企业2019年实现净利润8.7万元;宁夏美加农生物科技发展股份有限企业实现净利润82.3万元。

相比之下,亏损的5家企业中,仅有新疆新诺生物科技有限责任企业2019年亏损11万,其余4家亏损金额均在百万以上。

此外,天山生物的造血能力差亦引发了其资金链的紧张,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天山生物的资产负债率高达87.17%,相比2012年时的8.17%大幅上涨。

同时,天山生物的短期偿债压力亦不可小觑。截至2019年年末,天山生物账面货币资金余额0.22亿元,而包括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在内的一年内需偿还的债务却高达2.01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从2015年开始,天山生物一年内需偿还债务便超过其账面货币资金余额。

值得关注的是,天山生物一年内需偿还债务余额超过其账面货币资金余额正是从2015年开始,也是天山生物开启“大肉牛”战略的第二年。

传媒不好做

事实上,天山生物所处的行业,其产业周期可以用“慢且长”来概括。由于牛是单胎动物,每次只排1个卵子,这也意味着一头母牛一年或一年半只能繁殖一胎,终生也只能提供 3-4 头有效后代。繁殖速度慢,导致现有良种牛种群扩繁受到很大限制。

而从天山生物的盈利情况来看,依靠现有业务,短期内很难有明显改观。然而,天山生物在2015年、2016年已经连续亏损两年,因此2017年对于天山生物来说,即便没有盈利能力也要想办法实现盈利。

2018年1月,天山生物发布公告表示,要发行股份购买大象广告股份有限企业(下称“大象广告”)。收购原因毫无疑问,通过跨界收购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根据公告,此次交易价格为23.7亿元,收购大象广告96.21%的股权,拟向不超过5名其他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而按照此前审计的财务数据,大象广告的资产净额是上市企业的6.6倍。收购堪称“蛇吞象”。

公告显示,大象广告主要从事设计、制作、发布、代理各类广告;电视广告、影视、形象策划;广播电视节目制作、学问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服务;标识、标牌设计、制作等业务。

天山生物希翼借此交易实现“传媒+畜牧”双主业的发展格局,然而这次交易却使得原本就困难的天山生物再度深陷泥潭。

好景不长,2018年12月25日,天山生物收到《立案告知书》,据企业公告显示,时任大象广告实行董事长、实控人陈德宏涉嫌合同诈骗、资金挪用、违规担保等违法违规行为。然而一月之后,天山生物便失去了对大象广告的控制,彼时距离收购大象广告不过一年光景。

2019年1月18日,天山生物公告表示,企业自发现陈德宏涉嫌违法、违规行为至今,派驻工作组进驻大象广告,制定下发了天山生物对大象广告财务和行政管理相关的管控方案,辅导大象广告完善资金和印鉴管理的措施,并下发书面文件要求大象广告各部门予以实行。然而,上述管控措施却在推进中受阻。

公告显示,受陈德宏及其关联人的影响,大象广告关键岗位人员拒绝和阻挠,致使天山生物无法获得大象广告及控制下企业财务、资金、经营决策及面临的风险等重要信息,无法对大象广告经营管理产生影响。

当月25日,天山公告便因企业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

据天山生物的收购报告显示,天山生物收购大象广告的交易价格合计23.73亿元,其中,现金对价支付金额为 5.77亿元 ,股份对价支付金额为 17.9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天山生物在2017年收购大象广告时,其上一年度实现净利润-1.834亿元,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仅为1.217亿元。

此外截至2019年,天上生物已连续亏损两年,如果2020年不能扭转局面,按照规定,连续三年亏损的天山生物将“披星戴帽”。截至2020年一季度,天山生物实现营业收入3911万元,而实现净利润却为-482.5万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rticle/2947429.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