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js全球唯一官方网站-最新网站

澳门js全球唯一官方网站 > 财经 > 《美金病——悬崖边缘的美金本位制》读后感

《美金病——悬崖边缘的美金本位制》读后感

美金是大家的货币,却是你们(世界其他国家)的问题。

——美国前财政部长约翰·康纳利

今天大家所看到的种种怪现状,飙升的房价、周期性的金融危机、频繁的贸易争端……这些都为“美金病”写下了注脚,中信出版社新近出版的《美金病——悬崖边缘的美金本位制》一书全面追踪了美金本位制从诞生到步入危机的过程。编辑以美金本位制的建立和演变的历史为逻辑分析线,按照美金地位演变过程的几个阶段,探讨美金霸权地位的建立和危机产生,美国如何运用货币霸权强化美金权力,通过金融自由化脱实向虚,给美金本位制带来严重冲击,并导致全球金融危机,致使美金一步步病入膏肓。



美金曾经的胜利

19世纪到20世纪上半叶,美国通过第二次工业革命,大规模建设铁路,获得了技术与产业、社会的结合,创造了美国式大生产大市场的一体化经济模式,美国迅速从一个农业国迅速变成工业国,并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同时,美国通过建设完善的中央银行和金融机构在内的金融基础设施,为美金建立了广泛的交易网络与丰富的保值增值投资渠道,进一步巩固了外界对美金的价值信心。更重要的是,美国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所带来的债权国优势地位,不仅从经济和政治领导上替代英国的国际霸权,并主导设计了战后国际货币体系,从世界边陲一举转为世界中心。

“二战”还未结束,美国为尽快获得美金霸权,1944年,44国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召开会议并签署了有关文件,全新的国际货币体系由此建立,即大家熟悉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美金初获大胜!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了与黄金直接挂钩的美金在国际货币中独一无二的地位,是美国登上世界权力巅峰的标志,也是把能力变成权力的制度化过程。

在这次会议上,尽管英国派出了凯恩斯作为谈判代表,却无力挽回英镑霸权瓦解的必然结局。这位著名的经济学家被迫签字,同意将英镑霸权让渡给美金,从此美金成为与黄金挂钩的唯一货币,并获得了一系列的特权。例如国际铸币税,花3美分的成本印一张绿纸,可以跟其他国家买100美金的东西。比如跨国经营网络,美国的企业、银行、会计师事务所、评级机构所构成的利益一致性主体,比维多利亚时代遍及殖民地的英国商船,更容易攫取利益。另外,美国还获得了货币操纵权,1956年苏伊士运河危机发生,美国通过金融市场操作,兵不血刃就能迫使英法改变军事行动。美金的胜利背后,却隐藏巨大的危机。



美金的自由

美国开始十多年主导的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运转似乎还算正常。因为“二战”后世界经济尚未完全复苏,全球一体化远未形成,美国作为本位货币发行国,承担了必要的义务,维持了美金和黄金的可兑换,也维持了国际汇率的稳定。

但好景不长,为了履行本位币发行国的义务,美国为各国央行提供储备货币和美金投资资产。同时,庞大的战争支出使美联储全力开动了印钞机。左手印美金,右手印美债。“美金荒”转为“美金过剩”,出于对美金兑付黄金能力的怀疑,各国开始挤兑黄金,短期债务超过黄金储备,美金危机随之接连爆发。

到了1971年,长期深陷越南战争的美国遭遇严重经济危机,失业率、通货膨胀、国际收支逆差愈演愈烈。这时候,美国政府设了人类经济史上最为大胆的赌局。尼克松于1971年8月15日宣布停止外国央行用美金兑换黄金,并增收10%的进口附加税,史称“尼克松冲击”。这不仅赤裸裸地单方面宣告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终结,也意味着美国砸碎了货币的黄金锁链——美金自由了。自此,国际金融体系步入信用货币时代,其他国家只能接受没有含金量而仅以美国国家信用保障发行的美金纸币。

布雷顿森林体系作为实现美国利益最大化的工具,就这样结束了自己命运,它生于“二战”,死于越战。

美金的霸权

20世纪70年代后,摆脱了黄金枷锁的美金资本,如同一只庞大的怪兽,不仅在国内兴风作浪,还流窜世界各地惹是生非。尤其是1976年1月通过《牙买加协议》建立“美金本位制体系”后,美金更加嚣张了。美国运用货币权力强化了美金权力。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同样适用美金的绝对权力。本质上,美金供求的基本面已经出现了实质性的变化。全新的纯信用、无约束的货币体系,不仅使美金获得了更广的流通域,还深刻改变了全球经济金融格局、产业分工合作方式以及社会组织形式与意识形态。自此,美国获得了几乎不受限制提供美金纸币或债券的新机制,它可以源源不断地向世界提供美金和美债,以维持美金—美债体系的运转。美金特权也从“嚣张的特权”变成“超级嚣张的特权”,它不仅可以通过货币权力获取国际铸币税、提高美国企业国际竞争力,还能够操纵全球市场、影响全球经济、分配全球资源。

同时,美金体系也推动着美国经济不断脱实向虚。美国的资本家们发现,利用金融资本原来可以这样轻易地以钱生钱,而从事实业生产实在是既辛苦又不赚钱,于是,美国资本不再以从事实业生产为获取利润的基本途径,而是越来越依赖金融市场,美国国内产业逐渐空心化。美国的产业结构,像一个倒立的金字塔,细小的实业塔基,支撑着越来越庞大的虚拟经济,崩塌只是早晚的事。

美金的坍塌


进入21世纪,美式金融自由化在扩张美金权力的同时,也在不断地侵蚀着美金本位制的根基。由于金融资本的逐利性,美国在这个赌场已经难以收手。如果说20世纪90年代美国对金融资本还只是“放松监管”,那么21世纪初则是在新自由主义的影响下彻底“放弃监管”。种种历史事件,如冷战的终结、“9·11”恐怖袭击事件、高科技股票泡沫破裂,以及欧元的诞生等,导致金融自由化的资本怪兽更加肆无忌惮。为平衡国际收支,克林顿政府开始推进金融自由化,这进一步加深了体系缺陷。同时,美国继续利用“美金—美债”循环来获取并巩固美金权力,并借助金融自由化打破国家疆域,将美金权力延伸至全世界。

2007年,一场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次贷危机在美国爆发,并迅速蔓延全球,金融自由化使得全球失衡与美金霸权进一步强化,最终导致全球金融危机。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不仅给美国带来了重大冲击,也引发了全球经济衰退。为化解转嫁危机,美国别无他法,还是用的同一个药方:通过放松银根来为市场注入流动性,以刺激经济增长,2008—2012年的美国以近乎零的超低利率和连续四轮量化宽松政策,同时压低美国的短期和长期利率,使流动性泛滥,“双赤字”、经济“脱实向虚”问题更加严重。由美国引导开始的全球央行量化宽松,带来流动性泛滥和资产泡沫高企,美联储重回加息通道,使得国际热钱流动连续冲击脆弱的经济体。这种饮鸩止渴和对金融信用的过度透支行为,一方面从内部冲击着美金本位制的合法性,另一方面从外部引发其他国家对美金价值的质疑,外围国家纷纷呼吁建立多元化国际货币体系,中国也加快了人民币国际化步伐。

金融危机后十年,美金本位制的内生缺陷带来的痼疾始终难解,风险积累、危机还在深化孕育,债务经济模式积重难返、党派斗争造成政策短视、实体经济空心化趋势难以逆转,美国既无法通过经济增长“开源”,也无法通过削减赤字“节流”;“再工业化”力不从心,经济复苏势头脆弱而不可持续。“川普新政”以“美国优先”为原则,重新举起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大旗,挑起全球贸易争端,但即使如此,也无力回天。因为这是美金本位体系自身的问题,只要美金本位制还继续运行,这种恶化趋势就难以控制。

2020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暴发,美联储再一次采取了史无前例的无限量化货币宽松政策支撑美国经济,并启动商业票据融资机制,但依然难以遏制美国股市不断下探趋势。全球经济更加脆弱,正面临巨大的考验。正因如此,全球无论政界还是业界,都再次关注美金霸权地位引发的问题,对世界经济格局“结构性问题”及其蕴含的系统性风险担忧,全球市场已被美金霸权地位所裹挟!

一场毫无预兆又命中注定的危机再一次来袭。美国发起了史无前例的债务运动,却由全球埋单。这是资本主义挥之不去的梦魇诅咒,从实业之夏,到金融之冬,如同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当嚣张的霸权遭遇空心化的产业基础和巨大的主权债务,美金本位制离崩盘越来越近。美金霸权给自己埋下衰落的种子。

这是美国自己惹的祸,因为资本主义的诅咒难以逃脱,这正是此书所讨论的美金体系演进过程,也是从历史进程中摸索出的货币体系兴衰规律。

文/谭惠芳(编辑单位:中信出版社)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rticle/2947628.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